赵清婉楚延琛

来源:网络

状态:连载中

作者:赵清婉

主角:赵清婉楚延琛

微信阅读


精彩内容阅读

听楚延琛说李氏终究是她娘,鼻子就又酸了酸,白胖的手攥了攥,“可她不是好人,她也不拿我当女儿,哪儿娘会带着家里人成日的来女婿家讨要东西?”

遇到事儿,她还没说什么呢,李氏就是喊着嚷着要断绝关系。

这样的娘,她为什么要孝敬?

母慈子孝,要母慈,子才孝呢。

还有赵小梅,整天想着攀高枝,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能耐,大字不识一个,好吃懒做,什么都不会,光凭着容貌得人喜爱,但总有年老色衰的一天,到时候怎么办?

做个小妾,有什么好下场?

比她美的人多了去了!

“清婉!”楚延琛叫她,嗓音醇厚,“你还小,不懂人言可畏。”

有时候啊,流言能逼死人,你有理又如何,不孝为大。

赵清婉心里一跳,自从好好过日子以来,这是楚延琛第一与自己说教,语气严厉,不容分辨。

赵清婉明白几分男人是为了自己好,但是看着他血淋淋的胳膊,赵清婉就生气。

于是突的仰起头,小嘴叭叭的道,“我就是还小,就是不懂,但我知道你受伤了,要是我不会医术,你的手就废了!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!”

她才不畏流言,流言是什么,你有利益给与的时候,流言就是偏向你的!

李氏和赵小梅并不能给村民什么好处,而她能!

流言就会偏向自己!

赵清婉鼓着气,沉着脸不高兴的冲楚延琛嚷,“坐下!我给你清理伤口!”

她在家,喜欢家里暖暖和和的,一直烧着炕,还摆了火盆取暖,灶上也一直有热水。

赵清婉将热水烧开,用剪刀将阿元抱来的白布剪成条状,卷成卷儿备用。

然后将背篓里的草药都倒出来,看到有顺手捡进来的夏枯草,欣喜的拿出来,剪碎了碾成末,放在干净的木碗里。

夏枯草有止血杀菌的作用,适用于刀伤。

她没麻药,也没有麻沸散的配方,镰刀的伤口太长,伤口又深,得进行伤口缝合,这疼楚延琛得生生得受着。

将煤油灯点燃,赵清婉用布包着绣花针的一端,放在煤油灯上烧红,然后速度用铜手钳将绣花针夹成弯钩。

再用酒精将弯钩的绣花针消毒。

赵清婉穿好针线,看向楚延琛,轻轻说,“没有麻药,会很疼。”

楚延琛:“嗯。”

深吸口气,赵清婉一伸手将镰刀拔下来,镰刀有齿轮,一时之间胳膊的伤口处血肉模糊,鲜血顿时噗嗤往外流,淌在地上。

赵清婉喝了一口酒,看也不看楚延琛一口噗嗤一声,喷洒在伤口上,听到了楚延琛忍耐的闷哼声。

可她不敢停,没有麻药,耽误下去,楚延琛只能更加疼。

手捏着弯钩绣花针,冒着寒光的针扎进肉里的片刻,楚延琛壮实的手臂肌肉猛的用力鼓起,男人的肌肉全身紧绷。

一针又一针,赵清婉的速度飞快,结尾的时候,打了个漂亮的结。

您的位置 : 小说> 小说库> 赵清婉楚延琛
返回顶部